正知正見

釋慧善比丘尼的證詞

 

釋慧善比丘尼的證詞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 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了庄严隆重的首发仪式 ,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正式收藏此书,自此人们才知道原来一直广受大家尊敬的义云高大师就是宇宙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号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人们就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来称呼了。这就犹如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号为悉达多太子,但自释 迦牟尼佛成佛以后,就改称“南无释迦牟尼佛”了,所以,我们现在 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 国国会参议院第614号决议正式以His Holiness来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这说明了美国国会对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尊敬。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义云高”和大师的尊称已经不存在了。但是,一些新闻是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时人们还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为了尊重历史的真实,我们在那些新闻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称号前所用的名字。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

我現在懇請你們幫我轉發這一份真實的材料。

我作為一個把世間名利地位完全放下來出家的比丘尼,我不會錯半點因果污染我的出家修行,必須如實講出以下的真實情況。

社會上有一些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文章,而且文章中列舉了一些事情,就連我看到都感到跟真的一樣,我心中非常難過!

出家人不妄語,明信因果。其實大家看到社會上說羌佛不好、是一個壞人的這些材料,我只能感覺到社會已經亂了,實在是五濁惡世,實在是顛倒是非黑白的社會!我必須告訴大家,你們上當了!上了誰的當?上了公安局的當,上了公檢法那些貪贓枉法的壞人的當。這些都是公安局的人在造謠,公安局的人在憑空捏造誣害,包括國際刑警的紅色通緝令,確實是發了,但真實的情況恰恰相反,所以國際刑警才取消了這份通緝令。為什麼公安會這樣做呢?他們為了他們的安全,為了躲避他們貪腐搶奪的罪行!

除了國際刑警發了的那份通緝令屬於真實的,其它的都是假的。可是你們卻不知道,國際刑警發了通緝令後,又收到了不同的反映,因此組織了長達三年的專案調查,最後得出了結論: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根本就沒有任何違法行為,而且是一位優秀的道德之人。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也調查無罪,因此請求國際刑警撤消了紅色通緝令。國際刑警為此專門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自去了公函,並通知所有成員國不得藉故留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也就是說留一下都不行。如此經得起這樣特別立案調查而無罪的人,是何等的偉大聖潔無私!

現在,貪贓枉法的公安局一些人,發動他們的家人、親屬朋友,違背事實真相,大肆在網上造謠污衊,誤導了某些不明真相的人信以為真,附和渲染,幫著搖旗吶喊,夥同邪惡,企圖轉移社會公眾的視線,掩蓋他們公安自己的罪行,以逃脫法律制裁。在此,我要把事實的真相揭露出來,因為我就是對此案件最有發言權的人之一。

2001年4月13日開始連續幾天,深圳公安局拘捕了包括我在內的十多位佛教徒,把十幾捆畫、十幾箱法音以及劉娟和吳文投準備共同開辦珠寶店的金銀珠寶名錶等全部搶走了,給我定以私藏槍支罪關押了四年半,還在我的胸前掛了一個“私藏大量軍火罪”的牌子。天啊!我連槍都沒摸過,他們就憑空編造出我私藏大量軍火!他們當時抓人時發現了一支武警戰士用的打彈子的鋼珠槍,非要把罪名加在我的頭上。

而事實是,在此之前一些公安人員曾經讓我向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要畫,羌佛沒有給他們畫,他們就來一個把羌佛污衊編造成壞人,藉此把羌佛自己幾十年心血創作的七百多幅書畫加上一些古代字畫共計近800張搶劫一空,全部瓜分了,劉娟和吳文投的珠寶財物也被他們瓜分了。這麼多書畫、珠寶財物,在他們出具的收據上竟然說只有幾十張爛畫!我的悲傷憤怒簡直無法想象!這些書畫的數目我很清楚,因為當時我就在經手管理這些書畫,他們在活生生睜眼說瞎話!實在是可忍孰不可忍!

2001年4月14日我被抓進深圳的看守所後,開始時他們對我態度還很好,說我是好人,說我上當受了XXX(指我的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他們當時稱義雲高)的騙了。我說沒有騙,我的師父非常好,從來不騙人。他們說怎麼不騙人?當然,這也不怪你的,就連你們佛教稱為聖人的十七世噶瑪巴大寶法王,連他都要被你們師父騙,你們師父派多杰洛桑、吳吉興、吳文投幾個混混去,噶瑪巴就走下法臺,跟他們平起平坐的照相。我聽了以後真是啼笑皆非,說:這個只有兩個結果,一個就是噶瑪巴大寶法王神通廣大,看到我們師父派去的這幾個弟子跟他是平級的,才下台來跟他們一起照相的嘛。另一個就是噶瑪巴根本就不是聖人,連凡夫壞人都認不到,把他們當成了聖人,才會走下高高在上的法臺跟他們平等照相。後來公安人員就說:好了,今天就不講這個了。

這時就留下一個公安人員來安慰我說:我都已經說了,你是一個很好的人,我們現在還是說正事,只要你好好跟我們配合,我們就把你放了。我問他怎麼配合?他說:這些就是你的審訊筆錄,你只要在這些材料上簽字,就沒你的事了,你就可以出去了。我拿過來一看,這些根本不是我說的,我更沒有做過這些,完全是他們自己編出來的一些東西,他們寫的假的記錄上說那些“犯罪”都是我的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指使我做的。我嚇呆了,我說:這些都是假的、沒有的事,我怎麼能配合?!那個公安說:“沒有?那是過去沒有嘛,你今天簽字了,就有了嘛。古代沒有飛機原子彈,現在不是有了嗎?你只要簽字就行了。”這是憑空捏造,我和師父根本沒有做這些事啊!所以我就不簽,不答應配合他們。他們於是開始刑訊逼供,用各種酷刑,軟硬兼施來迫害我,但是無濟於事,我始終不與他們合作,結果被迫害坐了四年半的牢(我十年前寫的兩份有關材料也附在後面)。

那些貪贓枉法的公安搶走私吞的羌佛的這些書畫,即使以現在國際拍賣行情價的百分之七十來計算,都至少要值400多億人民幣,這可以說是中國最大的貪腐犯罪案,所以,這些瓜分書畫的公安慌作一團,當然發動他們的家人、親戚朋友在網上造謠是必然的手段,而這些被蒙在鼓裡的網友、善良人士,你們自己成了壞人的幫兇,殘害善良,幫助邪惡,自己都還不知道!

前面所說的,只是我的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被公安迫害的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則是,當年香港的黃曉穗詐騙他人錢財,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聽到佛弟子反映後,當天赴香港制止清理黃曉穗的詐騙,而黃曉穗是時任國家安全部副部長牛平的“乾女兒”,因此,牛平就大肆報復,迫害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不僅我遭到公安的酷刑虐待,我的一個師兄蔣貢康也被公安整得死去活來,他也把他自己講述被公安毒打虐待迫害的錄像和寫的證詞拿出來了,我也交給總會,請總會一併轉發,讓公眾了解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被公安誣陷迫害的事實真相。

正因為我的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一個偉大無私聖潔的好人中的好人,是一個真正大聖者的風範道德,我才無論什麼迫害、牢獄折磨等等打擊,都擋不了我不遠萬里,飛越太平洋,追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出家修行。

 

慚愧比丘尼       釋慧善

2016年12月16日

 

釋慧善證詞中文

釋慧善證詞英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