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下

过了一年,我没有每星期参与,改了一年去一次。原因是我感到压力很大,他们虽然很友善,但我感到很寂寞。听到很多因果关系的故事,经常听到很多事都是错,要堕地狱。感觉就是做人就是错。当时十八岁的我,感到非常迷惘, 更加加强了, 不要做宗教信仰追随者的意识,不要迷信, 但又找不到真谛, 感觉看不到将来。